您的位置: 首頁 > 推薦

                                                      “一艙難求”南極游

                                                      出處:北京商報 作者:吳其蕓 網編:王巍 2023-12-04

                                                      步入冬季,反季節的南極成為不少游客青睞的目的地。近日,北京商報記者調查發現,各旅游企業紛紛推出極地游產品,其中在明年春節出發的產品中,部分售價近20萬元/人的高端艙位早已售罄,目前僅剩艙位也在火熱售賣中。事實上,由于涉及產業鏈冗長,受供應鏈未完全恢復等因素影響,今年南極游的產品價格較2019年上浮10%左右。此外,與四年前不盡相同的是,以銀發族為主流的極地市場中慢慢涌現出中年、青年人的身影。目前,也有旅行社看到極地游商機,提前卡位,備戰起明年夏季的北極之旅。

                                                      北京商報

                                                      高端艙位提前半年售罄

                                                      “疫情前去了北極,這次要把南極補上。”從事教育行業的薇薇同樣是一名旅行愛好者,她希望走遍全世界,這其中就包括地球的最南端與最北端。

                                                      2018年,在薇薇與她的丈夫在南北極旅游的極限選擇中,顯然北極成為了“勝者”,原因是“北極圈內是有人類常年在那里生活居住的,有成熟的城市系統運行,比如酒店、超市、餐廳、學校等,所以旅行的難度不大。而南極是一塊鮮有人居住的地方,要到達那里需要在阿根廷或智利登上游輪前往,且進入南極的人數是有限制的,同時,南極旅行受天氣、航班、船期等因素影響很大”。

                                                      如今在四年后,薇薇仍然選擇要到南極去看看。與之前的自由行不同的是,這一次她選擇了跟團游。“與四年前不同,這次我們夫妻倆要帶著年邁的父母,帶著他們自由行多多少少會有一定的限制,跟團游則相對來說會更加省心,旅行社可以代訂船票和安排接機、酒店。”

                                                      在定好目標后,薇薇便開始篩選產品,“在搜尋合適產品的過程中,我發現在今年冬季出發的部分產品中有高端艙位售罄的情況,南極游在停滯了三年之后,需求還是很大”。

                                                      和薇薇所經歷的那樣,部分南極游輪產品甚至“一艙難求”??递x南極游整體負責人柳陽告訴北京商報記者,“在今年出境游剛剛重啟的時候,我們便開始籌備2024年春節假期內出發的南極游產品,售價在199999元/人的套房等高端艙位在7月時便已經售罄,當時的低艙也僅剩個位數,目前在出發前的2個月內還有一定的收客期,但也僅剩主力艙型精選陽臺艙位了”。

                                                      預訂如此火爆的情況也不僅僅發生在康輝。飛豬度假商品運營專家李雅楠表示,往年的極地商品多為單船票,主要面向自由行客人,但今年飛豬新上線了一款包含南極和阿根廷全行程的一價全包商品,在船票之外,提供機票、簽證、游覽行程等服務。在“雙11”期間,10天9晚的海洋勝利號單船票、16天15晚南極+阿根廷全行程這兩款商品特別受消費者歡迎。截至目前,已經有不少消費者開始預約出行日期。

                                                      此外,途牛南美極地產品負責人也表示,雖然極地游整體銷量還未恢復至2019年水平,但2024年2月之前出發的南極游輪產品已基本售罄,目前明年春節團期的艙位比較充足。不難看出,在出境游重啟后的第一年,不少消費者都希望去極地進行探險旅游,高端的南極游產品逐漸升溫。

                                                      康輝旅游供圖

                                                      價格較2019年上浮10%

                                                      在選擇南極旅游的消費者不斷變多的同時,薇薇還感覺到南極游產品的價格相比三年前有一定增長。“我們預訂的是全程商務艙機票,船選的是滿載僅76人且為最高破冰級的新探險郵輪,價位會偏高一些,再加上旅行社接機、住宿、餐飲和安排一日游覽等費用,總價大概在27萬元/人,這個價格要比疫情前貴了一些。”

                                                      北京商報記者在旅游平臺上看到,南極游產品的價位在幾萬元到幾十萬元不等,根據航線、艙位、行程天數的不同價格會有一定的差異。針對產品價格,途牛南美極地產品負責人還表示,相同的極地產品價格同比2019年增長了10%左右,主要是相關目的地國家匯率變化和通脹因素。隨著新船增加和舊船陸續退市,價位在5萬元左右的極地游產品基本退出市場,當前北極游價格在7萬-8萬元,南極游產品最低價格在9萬元左右,市場進一步收縮到高凈值客群。

                                                      針對部分南極游產品價格的上漲,和平天下集團總裁張志利也給予證實,“部分產品價格較2019年會有10%左右的漲幅。原因之一在于報名南極游輪的客人不斷增長,另外因為在過去的三年中,很多游輪公司都推出了新船,新船在更新換代”。

                                                      除了船票上漲之外,供應鏈尚未完全恢復也決定了產品的價格變化。薇薇說道,其實南極的船票價格涉及很多方面,比如船的載客量、船員和客人比例、艙位等級、進入南極的方式(飛進飛出/船進船出等)、船的抗冰等級、下水年份、設施、經營船司的經驗等,都會直接影響船票的價格。“我們今年選的是最貴的船之一,所以單從船票來講,價格并沒有不合理的浮動。主要是機票的價格比往年漲了不少,比如從北京經阿姆斯特丹轉機到圣地亞哥的航線,商務艙的價格要比2019年貴了2萬-3萬元。”

                                                      正如薇薇所說,目前境外供應鏈的成本都在增加。柳陽指出,“航司的運力現在還未完全恢復,以前是從國內飛往美國,再轉機到南美,至少需要經過2段航班,由于現在跨境航線少,所以我們只能選擇從中東的某些國家去中轉。同時,我們還會有陸地觀光的體驗,觀光資源成本也在同步增長,所以產品價格整體會上浮10%左右”。根據航班管家數據,11月27日-12月3日,中美航班恢復率為21.8%。

                                                      年輕客群開始嘗新

                                                      一直以來,動輒上萬元一趟的南極之旅更容易受到有閑有錢的中老年人群的偏愛,但如今,越來越多的年輕人也想要來一場這樣的極地探險。

                                                      已經32歲的攝影愛好者孫驥對南極十分向往:“這幾年一直在攢錢,想去拍南極的極地風光和各種野生動物,準備玩趟最普通的南極半島線就行了??戳?lsquo;前輩們’曬的各種大片,自己心里很癢癢,也想把南極裝在相機里帶回來。”

                                                      像孫驥這樣期待南極之旅的年輕人并不在少數?,F在在社交媒體上,越來越多的年輕群體開始交流極地游的經歷與經驗,他們大多會選擇自由行,自己訂機票和船票,這個市場正在慢慢變“年輕”。從事電子商務市場研究的嵐珊(化名)曾在2019年去過一次南極,據她回憶,當年那艘前往南極的游輪上,有來自全球各地的游客,并以老年人居多,但具體到中國游客,年齡段則以中年為主。

                                                      眾信旅游集團媒介公關經理李夢然也坦言,2019年前,南極游客源主要集中在有積蓄且空閑時間充裕的銀發族,50-60歲剛退休的中老年游客更多,占比能達到七成到八成。但今年以來,越來越多的中青年、年輕人也開始嘗試極地產品,并且他們在選擇極地產品時,一般會找旅行社購買單船票,行程安排會更加靈活。

                                                      隨著旅游市場逐漸趨于年輕化,越來越多的年輕游客開始向往極地旅游,加之在互聯網時代的背景之下,眾多傳統旅游企業開始逐漸通過線上平臺進行銷售,進一步增加了極地游產品的曝光度。

                                                      商家提前卡位夏季極地游

                                                      消費者不斷涌現的需求,透露出該市場所蘊藏的無限潛力,各旅游企業也嗅到商機,紛紛針對極地市場推陳出新。

                                                      據“企鵝環游”公眾號,IAATO(國際南極旅游組織協會)公布的2019-20南極季(2019年10月到2020年4月)的游客國籍數據,全球總共74381人次到訪南極,中國8132人次,排名第二。另外,李雅楠還表示,業內預計2024-25季中國游客會恢復到2019年65%,2025-26季恢復到2019年100%??梢?,中國游客對于探索南極的好奇心越發強烈,市場潛力巨大。

                                                      “中國游客在三年前去南極旅游的人數增速特別快,所以往返南極的游輪數量也在增加。”嵐珊告訴北京商報記者,現在旅行社推出的產品種類非常豐富,會按照中國大眾的口味定制,像“進極圈的儀式感”“看帝企鵝寶寶的需求”“為暈船游客提供一半船程改為飛機的線路”以及“順便游覽南美洲的意愿”等,這些因素都會被考慮進新產品的行程中來。

                                                      需求的擴大,就把壓力給到了各旅游企業,不少旅行社已經開始提前售賣針對暑期的北極產品。柳陽介紹,夏季的重點是北極產品,康輝目前正在策劃針對明年暑期出發的北極游產品。事實上,已經有企業提前10個月就開始了布局。“眾信旅游在今年推出了售價46萬元/人的全球首發·雙北極點產品‘地理北極點+地磁北極點+斯瓦爾巴群島23日’,明年9月初出發,主打高端、高品質的體驗。”李夢然還介紹道。

                                                      談及極地市場整體的恢復情況,途牛南美極地產品負責人作出了預測,未來兩年是極地游的恢復期,相關產品也會隨著消費者數量和需求的增加不斷迭代。

                                                      “當玩家逐漸增多后,市場就會顯得擁擠。不同的路線、游輪、登陸點、目的地,會產生不同的服務與體驗,所以這也促使各企業在做極地產品時,更多地需要考慮產品的差異化、多樣化。未來的極地產品會慢慢由高凈值人群走向大眾。”柳陽還談道。

                                                      北京商報記者 吳其蕓/文

                                                      康輝旅游供圖

                                                      本網站所有內容屬北京商報社有限公司,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商報總機:010-64101978 媒體合作:010-64101871

                                                      商報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和平里西街21號 郵編:100013 法律顧問:北京市中同律師事務所(010-82011988)

                                                      網上有害信息舉報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84276691 舉報郵箱:bjsb@bbtnews.com.cn

                                                      ICP備案編號:京ICP備08003726號-1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45556號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11120220001號

                                                      欧美成人AV在线一区二区|老司机伊人99久久精品|2021水滴真实偷拍高潮视频|哈昂~哈昂够了太大免费观看